Loading

Loading

The English version is AI translated.

Continue
本期索引

2020年12月號 心動時刻

城市的記憶

亞東石化(上海) / 胡善成

  這些年陸續走過了一些城市,對於每個城市都留下了一些印記。南京的記憶是夜色微醺時,秦淮河上泛起的點點燈火;上海的記憶是雕刻著鏤空圖案的精緻洋房,以及象徵經濟發展水準的超高層建築;杭州的記憶是才子佳人心事的婉約流放……等,每座城市都記載著數不盡的人和事,或是小人物的酸甜苦辣,或是偉大的人的誕生降臨,但總感覺缺少了什麼。


  城市的擴張和發展對應著鄉村的萎縮和退讓,城市或許早已經忘記它曾是鄉村,過往記憶只存在於城市建設博物館內的照片和文字中,留予後人參觀。那些曾屬於它的大片綠地,滿載著生命的圖畫,那些野風吹來不知何處升騰起的不知名花香,還有那些充滿著土地味兒的淡淡清香,青草的氣息夾雜著農人的汗氣,那是一種強烈的生命之味。可是這一切早已隨著鋼筋混凝土的侵入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  對於我們這一代從農村走向城市的新城裡人來說,鄉村和城市越來越融合發展,印記也越來越模糊。父輩們披星戴月,面朝黃土背朝天,與廣闊土地為伴的日子終將變成了回憶;傍晚荷鋤而歸,悠然見南山的美景,在詩人的眼裡是那麼的美。入夜之後,勞累了一天的人們早已進入夢鄉,補充體力以迎接第二天的辛苦勞作。「水滿有時觀下鷺,草深無處不鳴蛙」,無數讚譽的詩句隨口而來,這是自然環境下的蓬勃生機。夜是那麼寧靜,夾雜著小動物的叫聲,一靜一動,反而給人安詳平和的感覺,彷彿沒了這些小動物的鬧聲,就無法安心入睡一樣。村頭巷口偶爾傳來一聲鏗鏘有力的狗吠,也可以帶來無限的遐想。時間亦在不知不覺中變得輕且慢,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和諧。

  如今即使是鄉下,也早已不似以往破落,寬闊的水泥路代替了泥濘的鄉間小路,家家戶戶住在整齊的小樓房裡,有的甚至變成了城裡人眼裡的獨棟別墅,就連汽車都不再是稀罕物。若還有些不堪入目的,也只是那些無人居住、被鮮明的紅色油漆打上「拆」字的平房。一切都在向著更好的樣子發展,卻又好似失去了什麼味道。農田在廠房之間夾雜著,偶爾還能看到一兩位田間的作業人員,通常是65歲左右的長者,因為青壯年早已融入城市生活,也早已忘記了祖輩們的耕種心得。一幕幕的印記在熟悉的維度重播,我心裡想的卻不知道如何用言語去形容。熟悉的炊煙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熟悉的天然氣灶臺;每家都有的大水缸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自來水龍頭;曾經家前屋後雞鴨成群一地雞毛,如今是乾淨寬敞的水泥場地,那些曾經伴隨著母親呼喊著「吃飯咯」而嫋嫋升起的炊煙,曾經帶著稻花香的炊煙,如今散去了何處?吃完飯,我怕也似的逃離了這裡,卻不知,這歸向故土的深情又該何處去寄。

  汽車開往城市的路上,眼前的風景由大片田野變成了冰冷的建築,最終我又回到高樓之間。終究是一點鄉村的痕跡都沒有了,只剩下腦海中殘缺的符號與片段,支撐著我的記憶。在這高樓林立、鱗次櫛比的夾縫之間,城市的記憶又將藏匿於何處……。

#

回上一頁  回單元索引
留言(0)

你可能會喜歡的Recommend

活動分享Events